王雪红:要成功,就得做最难的事

励志文章 十五楼的鸟儿 203浏览 0评论

  王雪红:要成功,就得做最难的事
  
  39年前,当“台塑大王”王永庆把15岁的王雪红送到美国去读中学时,他不会想到,这个当时喜欢音乐的女儿,日后会成为全球科技界的一员悍将。
  
  王雪红后来回忆说,虽然她一直很喜欢古典音乐,并且花了很多精力去练习钢琴,梦想做一位作曲家,但在考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音乐系仅仅3周后,她就发现,那里学音乐的天才太多了,于是便转到经济系,学习经济和商业。直到现在,还有朋友跟王雪红开玩笑说,王家少了一个女音乐家,多了一个女企业家。
  
  这可能是王雪红此生的第一个重大抉择,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个。“我有梦想,但也非常务实。”王雪红曾多次表示。
  
  2011年3月公布的“福布斯全球富豪榜”显示,王雪红及其丈夫陈文琦,以68亿美元资产登上台湾首富宝座,而郭台铭仅以57亿美元资产排名第三。一个月后,王雪红领导下的智能手机厂商宏达电子(HTC),市值一度高达319亿美元,首度超越全球老牌手机厂商诺基亚(市值约317亿美元)。
  
  1997年创立的HTC,是王雪红创业生涯中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“作品”,也给她带来了最大的声望和财富。不过,这同样是一条艰难的道路,过去如此,未来依然如此。因为,它的对手是苹果、三星和诺基亚,而它的合作伙伴,是强势的微软、Google。
  
  但王雪红说:“要成功,就得做最困难的事。”
  
  豪门虎女
  
  在台湾,有一句话非常流行:生子当如张忠谋,生女当如王雪红。但另一句话同样流行:王雪红,是王永庆最叛逆的子女。不过,王雪红自己却称:“我的性格最像父亲。”
  
  豪富之家,关系万千重。被尊称为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共有3房妻室,9个子女,因此,王雪红很小的时候,就渴望在父亲的荫蔽之外,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台湾人这样评价王雪红:她是离王家、离台塑最远的子女。
  
  王雪红被视为“叛逆”,或许正因为她与父亲王永庆的性格有着太多相似,而她的目标则是,像父亲一样拥有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。王永庆一生严于律己,65岁后仍然每天坚持跑5公里,坚持洗冷水澡。这一点,对王雪红的影响很大。如今,无论多忙,王雪红每天都会坚持晨练。她的下属也说,王雪红越来越像她的父亲了。
  
  虽然出身豪门,但几乎白手起家的王雪红称,她从父亲王永庆那里获得的最大财富,不是金钱,而是强大的精神力量。此前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,王雪红曾深情回忆说,她至今还保留着在国外上学时,父亲每周给她写的信,“经常10多页,讲做人做事的道理”。她亦数次提及父亲王永庆的“瘦鹅理论”:鹅很耐饥饿,没食的时候饿着,有食时拼命吃,最后一样长得很肥。
  
  如今,王雪红旗下企业已有40余家,其中,做得最成功的是威盛与宏达。不过,这两家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曾经面临巨大挑战。王雪红称,在最困难的时候,父亲说过的一句话,一直是她精神的支柱:你不要放弃,要坚持做可以和欧美竞争的产品。最终,王雪红熬过了“没食的时候”,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展现在她的面前。
  
  挑战英特尔
  
  1981年,从加州柏克利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,王雪红没有进入台塑,而是进入了姐姐王雪龄的大众电脑公司。
  
  6年之后,王雪红决定自己创业。不过,她当时并没有向父亲王永庆要一分钱,而是用母亲在台北的房子做抵押,向银行借贷了500万元新台币,买下了硅谷的一家公司,这就是威盛电子的前身。
  
  或许是在无意之中,当时“有很多选择”的王雪红选择了挑战英特尔。虽然威盛的核心业务——芯片组,与英特尔芯片本是互补的产品,但英特尔后来进入了芯片组领域,双方成为了竞争对手。1992年,当时的英特尔CEO安迪。葛鲁夫甚至当面警告王雪红:“你不该做这个,英特尔对挑战者会非常严厉!”王雪红和当时的创业伙伴、后来的丈夫陈文琦很不服气:“英特尔把产品做得非常贵,凭什么不让别人做?”之后,王雪红用了7年的时间,攻下全球70%的芯片组市场,1999年,威盛上市。
  
  但从1999年至2003年,威盛每开发一款新品,英特尔都会站出来说,威盛又侵权了。威盛的员工越来越感觉到英特尔的无处不在,他们的努力往往因为英特尔的一句话就化为乌有。客户也越来越对威盛没有信心,怕被英特尔诉讼。威盛市场占有率,因此由70%降至30%以下。
  
  不过,此间,王雪红也通过一系辛辣的举措,为威盛赢得了生存空间。1999年7月,威盛从美国国家半导体手中收购Cyrix的PC处理器生产部门;1999年8月,威盛又收购了IDT,挺进CPU市场。随后,它又以3。22亿美元收购S3公司(S3与英特尔曾签订交叉授权协议,这意味着,威盛将共享S3和英特尔之间的所有交叉授权的专利技术)。
  
  最终,2003年4月,威盛与英特尔达成和解协议,共涉及27项专利争议。
  
  如今,威盛已成为全球唯一一家横跨CPU、GPU(图形芯片)和移动通讯芯片三大领域的厂商。其中,威盛的芯片组业务做到了全球第一,图形芯片做到了全球第二,芯片则做到了全球第三。
  
  HTC的奇迹
  
  2011年,王雪红旗下的另一家企业宏达(HTC),却将她带到更高的“智能手机之巅”。
  
  而回到15年前,这却是王雪红选择的又一件“最难的事情”。事实上,1997年宏达电子创立之初,虽然王雪红认为做PDA更有创新空间,但被她挖过来的总裁卓火土却认为,做笔记本才有号召力,才容易招到人。但后来,由于台湾另一家笔记本代工厂商广达迅速蹿升,宏达的笔记本战略最终失败。这次失败,让宏达亏损10亿元新台币,并且,因为业绩亏损,宏达的融资也受到影响。
  
  之后,当宏达决定做手机的时候,很多大公司找到宏达,其中包括后来被惠普收购的康柏。王雪红回忆说,国外OEM厂商,想用我们的技术,要我们制造,还给了很高的价格,但这与宏达的愿景——做高端智能手机不符。最终,王雪红放弃了“代工”这个台湾企业最熟悉的模式,并走上了另一条道路。
  
  也就在此时,微软推出了MCE操作系统,但却叫好不叫座,绝少有硬件厂商与之合作。身处困境的王雪红认为,这是宏达的机会。但微软觉得宏达是个小公司,不是它需要的合作伙伴。微软希望,其合作伙伴是惠普这类大公司。
  
  但宏达还是先做出了PDA样品,当王雪红把样品拿给盖茨看时,盖茨特别惊奇,赞不绝口,宏达与微软的合作大门由此打开。
  
  之后,宏达的智能手机、多普达高端智能手机,也都选择了跟随微软MCE。借势微软,是宏达成功的起点。2005年,王雪红被评选为“年度亚洲之星”,并获得了这样的评价:从2000年iPAQ的成功,到2002年无线产品打开国际市场,从美国纽约到中国上海,处处可见宏达的无线通讯产品。
  
  2008年,Google推出Android系统后,虽然与盖茨已是多年好友,但王雪红依然清醒地意识到,一个新机会正摆在宏达面前,宏达必须抓住这次机会,紧跟Android。王雪红回忆说,当时,宏达专门有一个团队,在Google办公,随时与Google的工程师交流,而这是Android阵营内的其他任何厂商都没有做到的。
  
  紧跟Android,最终使HTC成为智能手机时代的赢家。2011年,全球手机市场经历了一轮大洗牌:爱立信中止与索尼合作,退出手机市场;欧洲老牌诺基亚尽显颓势,难以为继;而来自台湾的HTC手机却异军突起,在全球手机市场份额达到15%,排名世界第四,在Android阵营手机厂商中排名第一,一举登上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制高点。
  
  回顾HTC的成长历程,王雪红说,“要成功,就要做最有价值的企业,做最困难的事情”。而或许是为了考验笃信基督教的王雪红,如今,更大的困难又摆在了她的面前。
  
  凭借先发优势快速崛起,并在2011年4月到达一个巅峰的HTC,如今正迎来了更大的挑战。(
名言  www.birdol.com)2011年第四季度其销量开始下跌,2012年一季度预计还将继续萎靡。而HTC的市值,也在7个月内跌掉了六成。
  
  并且,HTC的主要竞争对手苹果和三星,都有着它无法复制的商业模式。前者以“软件+硬件+服务”取胜,而后者则长于“垂直整合产业链”。甚至,HTC在Android阵营中的地位也十分堪忧:在Google以125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摩托罗拉之后,对于HTC来说,Android系统似乎已经不再那么值得信赖。
  
  但即便面对这样的挑战,王雪红依然表示,HTC的目标就是“成为世界第一”。这一次,她能否继续成功?

转载请注明:鸟儿博客 » 王雪红:要成功,就得做最难的事

游客
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
取消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