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珞丹:奋斗着的青春最绮丽

励志文章 十五楼的鸟儿 251浏览 0评论

  王珞丹:奋斗着的青春最绮丽
  
  【编者按】有人说,年轻就是青春。也有人说,年轻就是资本。我们应该在年轻时勇敢去诠释属于自己的青春,靠自己的青春赢得更多的资本。要知道,年轻时,就该出去闯闯,寻找属于自己的正真舞台。
  
  有一个姑娘,有一些任性和嚣张,还有一些叛逆和疯狂;有一个姑娘,眼神清澈,笑容无翳,纤腰长腿,小麦肤色,行处灵动如流水,说话噼啪似炒豆。她健康,她个性,她的青春像一树一树的繁花,粉白黛绿,灿烂得令人妒忌。这姑娘,是米莱,又是钱小样,但归根结底是王珞丹,独一无二的王珞丹。这位新晋80后甚至90后代言人,人气已冲到了火星上,她的爆红,原因无他,正是青春的胜利,青春的酣畅淋漓。
  
  我的青春我做主
  
  粉丝“丹磁”们最初爱上王珞丹,是因为《奋斗》里的“米莱”。虽不是女一号,但这角色实在太讨巧:美貌和财富齐备,善良与风趣兼具,偏还痴情得九头牛拉不回,这样的女孩,人间烟火中怕是难觅芳踪。相比之下,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里的“活宝”钱小样更草根,更现实,深得80后的欢心。
  
  谈起钱小样,王珞丹用八字评价:“亦正亦邪,亦动亦静”。钱小样是谁?是王珞丹,也是你,是我。她有我们全部的缺点:自以为是、眼高手低、急功近利、东一榔头西一棒槌,“别人碰过的不算壁,自己不栽过的不算跟头”。她满脑袋理想,满肚子主意,为自己做主不惜离家出走,擎着中专文凭就敢从银川杀进北京,由着个性一顿瞎扑腾,然后被现实呛得七荤八素。
  
  然而这个一根筋姑娘的可喜可贵,正在于她的百折不挠、乐观无敌,无论生活如何打击她,始终“傻笑”着蹦不息;在于她有一个大路通天的幸福彼岸不去,偏要向长辈禁止的阴沟里踽踽独行,当她学会背起责任,俯下身躯,却永远学不会放弃爱情;在于她的知足常乐,蚂蚁有蚂蚁的幸福,别人吃一碗还吃不饱,咱有一粒就乐半年。
  
  王珞丹上蹿下跳地奔向了钱小样,她演得太投入太忘我,以至于电视剧杀青那天,她悲伤地在博客上写道:“我就这么被钱小样抛弃了。”但,看她简约而不简单的人生履历,不由人不感慨:王珞丹简直被钱小样附体了。
  
  跟钱小样一样,王珞丹生性叛逆、不羁,爬树上墙的像个男孩,而且打小就爱自作主张。中学时,因不甘心被老师冤枉,竟当众跟老师掐起来,险些被学校开除。父母见这孩子如此叛逆,生怕她惹事,只好严加看管。母亲更从不准她和男同学结伴出去玩,男生打来的电话也一律扼杀在摇篮里。
  
  进了师范后,王珞丹的酷劲儿愈发张扬,单薄得像纸片似的姑娘竟学起了激爆的架子鼓,还加入了校乐队。这个被帅气的文艺男青年垄断的特长,成了王珞丹的看家秘籍。当时全校只有她一人会打架子鼓,风头可想而知,“人人都认识我,那时候我走路不看地,看天,比现在还牛。”
  
  跟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中苦口婆心的家长一样,王珞丹的父母也为她规划了一条“不出错”的道路:考北京师范大学的本科,将来进入稳妥而踏实的教育行业。王珞丹却临时变卦,要考北京电影学院,“我特自信地跟他们说,今年考不上,我明年再考,还是考不上,第三年再来。如果连续三年考不上,我就服了,绝对安安心心回老家当老师去”。她的这份执著和勇气到底打动了父母。
  
  从家乡内蒙古赤峰到北京,隔着两座山峰。那个多风的春天,王珞丹住在北京邮电大学旁边的一个招待所里,白天风尘仆仆地去上表演辅导班,晚上就关起门来练歌,或举着报纸练习朗诵和背台词。回想那段时日,王珞丹感慨万千:“大多数父母都要替孩子的青春和前途做主,希望把孩子拴在裤腰带上,这样的年轻人出不了大错,但也成不了大事。感谢我父母在我追求梦想时没有阻拦……”
  
  凭着在师范习得的文艺功底,和一首令师生至今印象深刻的摇滚歌曲《无地自容》,2001年9月,王珞丹如愿成了北影表演系的学生。
  
  “其实刚入校那会儿挺受打击的。第一次在食堂遇见我们班男生,他从别人那听说我跟他一个班的,他都惊了,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特大声说:‘我们班女生怎么这么难看啊!’”这事让她深感困惑,比她漂亮、聪明的人比比皆是,自己是不是选错了路?
  
  开始,王珞丹总觉得班主任对她比对别人严厉,百思不得其解。后来才知道,当初许多老师不看好她,“以前招过一个我这类型的女孩,没‘出来’,大家觉得这类型不适合在演艺圈待,这不浪费名额吗?”是班主任顶着巨大压力招了她,并告诉她,因为她是一张白纸,只有白纸,才有可能在上面画出美丽的图案。(励志电影  www.birdol.com)为了不负师望,大学四年,“这张白纸”一心扑在了学习上,像海绵一样疯狂汲取知识,常在排练室待到凌晨才走,光经典电影台词就手抄了好几大本……做喜欢的事,怎肯虚度光阴?
  
  像我这么得瑟的人
  
  只做喜欢的事,只说想说的话,口无遮拦,我行我素,这种“得瑟”性格,很让家人为王珞丹捏一把汗,她却不以为意。
  
  2004年,王珞丹以配角身份进了一个剧组,没自己的戏份时,她拉着一个演员回休息处聊天去了。制片主任为此大发雷霆:“那么大的腕儿都在现场待着,你们有什么资格待在车上!”王珞丹的犟脾气一下上来了:“腕儿待在现场因为场场都是她的戏,后面两场都没我的戏,我为什么不能休息一下?”谈起往事,王珞丹仍然坚持自我:“可能有人觉得我特别各色,但作为新人,我希望受到的待遇是平等的。也许慢慢地,我会磨掉一些棱角,但本质上绝对不会变。”
  
  她的“得瑟”还表现在接戏非常“挑食”。名演员“挑食”证明自己的身价,那是“范儿”,而她只是个小人物。她的理论是:“一个角色红不红只有天知道,既然如此,我干吗不挑自己喜欢的?只有演喜欢的角色才有冲动,才能演得好。”为此,她差点与《奋斗》失之交臂。
  
  当初赵宝刚导演为《奋斗》选角儿时,找到王珞丹,说看过她演的海岩剧《阳光像花一样绽放》里的“单娟”,《奋斗》有一角色露露是个很酷很拽的女孩,气质相似。不料被王珞丹一口回绝:“我不想演与之前类似的角色,没法再超越。”她说想演米莱。赵宝刚问:“是不是不让你演米莱,你就不演了?”“是。”王珞丹毫不犹豫。
  
  朋友们都问王珞丹是不是“脑袋被门挤坏了”,“那可是赵宝刚啊,和他合作太容易出名了,先合作以后再挑角色啊”。
  
  不料第二天电话就来了,赵宝刚同意她演米莱。为了配合王珞丹的容貌气质,他还不惜修改了剧本。按当初的设想,米莱该是个白皙丰腴的女孩,以证明家里阔绰有余粮,而王珞丹又瘦又黑,全然不像。所以只好把米莱的爸爸从文雅儒商改成了做建材生意的土大款。
  
  看过《奋斗》的观众没有不喜欢米莱的,赵宝刚也发现了这姑娘的可塑性,便在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筹拍的第一时间联络了王珞丹,她“挑食”的老毛病又犯了:“小样这角色太闹了,我怕观众接受不了。”当时她手上有5个剧本,不知如何选择,就列了一张表格评分,“好导演加10分,好的演员阵容加10分,好的播出平台加10分,片酬加10分……结果,还是赵导的戏以总分70胜出”。
  
  拍赵宝刚的戏是很有压力的,“拍戏时赵导几乎不夸我”,看别人的戏,赵导会乐,看她的戏,则一直很严肃,甚至发脾气。一次,赵导好容易乐了,王珞丹却哭了,“得到他的肯定,对我来说太难了”。有一场她在车上高唱《北京的金山上》的戏拍了好几天,唱了上千遍。赵导事后解释说:“王珞丹像个皮球,压得越低,弹得越高。”
  
  两部青春励志剧的热播,让王珞丹成了新一代青春偶像。有一次她跟朋友吃涮锅,穿得很随意,素面朝天的,正蹲在凳子上甩开腮帮子大吃,有人拍她肩膀,一回头,那人惊呼:“真的是米莱!”当时她特不好意思:“还好这时代崇尚个性,我这么得瑟的人才有机会施展。”
  
  未来无限大
  
  或许在旁人眼里,王珞丹显得自我而叛逆,但在她看来,“虽然大家都说80后叛逆,可赵宝刚导演说他们那代才叫叛逆呢,和人发生矛盾了,板砖直接就拍过去。我们80后再怎么自我,也还是会有价值判断标准,局限在一个框架里”。
  
  有人说,80后自负、物质、游戏人生,与钱小样对待爱情的态度截然相反。小样放着成功男士高奇不嫁,非要跟定没钱没房没车负债累累还折进大牢的方宇,让人感觉不现实。王珞丹立马反驳:“80后一点儿不物质,他们其实特有闯劲,因为还没失败过,还没被算计过,像钱小样一样,只管往前冲,坚信自己能闯出一片天。80后同样是有理想的一代!”
  
  王珞丹形容自己的性格是:红色与蓝色的综合体。一面,如红色热情阳光,笑神经发达,经常自个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还能玩能闹,旱冰、攀岩、架子鼓,样样精通;另一面,又如蓝色安静平和,没戏拍时就宅在家里,看书,弹琴,写博,遛狗,睡觉,完全自得其乐,爱好广泛的好处即是,永远不会闷。
  
  拍戏,她喜欢挑战不同角色,立志做“千面女郎”,她也爱尝试新事物、新领域,自己设计过衣服。“也许将来会做服装设计方面的工作呢,不一定一辈子当演员啊”。她像个孩子,永远有好奇的眼和蓬勃的心,贪婪抓取着异香的糖果。而世界如一个五光十色、充满能量的大魔方,不断诱惑着她去探寻,她的未来不可限量。

转载请注明:鸟儿博客 » 王珞丹:奋斗着的青春最绮丽

游客
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
取消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