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,任正非这个人

励志文章 十五楼的鸟儿 177浏览 0评论

  瞧,任正非这个人
  
  中国企业界的几个神秘大佬,长虹的倪润峰像个老兵一样黯然隐去,伊利的郑俊怀在经历了牢狱之灾后销声匿迹,只有任正非还在前台,在四射的狼性中延续着他的神秘。
  
  我在读周君藏《任正非这个人》的时候,突然惊觉,也许我们对于任正非的观测因过于遥远以致模糊。这位昔日的《华为人报》主编相信,任正非身上充溢着一种智慧之光,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。我对这种“高大全”型的完美企业家总是充满了怀疑。我知道他们是“果壳中的人”,是“单向度的人”:一个被企业裹挟着的企业家无法展示其柔弱的一面。
  
  “单向度”的任正非军人出身,也很喜欢军事化。
  
  之前我曾陪托德。汉肖(西点军校行为科学和领导力系主任)到华为去做领导力培训,任正非召集了整个华为的200多位高管听课。托德以《拯救大兵瑞恩》中的片段做了一个课件,在一项测试中,所有人都提供了他所期待的答案,只有任正非不但没有给出“正确答案”,还高声反驳这位美国大兵,尽管他相信托德。汉肖有自己坚定的信仰。
  
  在中国企业界,在任正非所从事的这个行当,人们总喜欢把他和中兴通讯的侯为贵对照,说侯为贵是“以和为贵”,任正非是“是非不分”。多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探究他们的泾渭分明的差异。我相信这来自他们各自不同的少年经历——任正非参加过红卫兵运动,也因为知识分子父母而受冷眼;他当过兵,而且还成了党的“十二大”代表;学校毕业后进了企业,但却养了几年猪。他的经历可谓“大起大落”。
  
  侯为贵则平坦许多:上学时是尖子生,毕业后教了两年书,后来进入691厂,从技术工人到车间主任,再到技术科长,始终是厂里技术水平最高的专家,而且一干就是一二十年,属于典型的知识分子类型。
  
  背景的不同,使二人在企业中表现出了个性完全不同的管理风格:侯为贵更稳健,很少过激;而任正非则狼性十足,不循常规而富有攻击性。有人甚至这样形容他们两个人:侯为贵是“以和为贵”,而任正非是“是非不分”。(名言  www.birdol.com)有媒体称任为“偏执狂”,而侯则是“温和的机会主义者”。
  
  任的这些特质不仅展现在华为内部,也展现在他的待人处事上。
  
  周君藏说:“有一年,任正非去南昌办事处出差,办事处特意安排在他下榻的宾馆,在门口隆重地打上热烈欢迎的横幅。任到了一见,看都不看一眼办事处主任,就不住了。”
  
  任正非和鲁冠球、楼忠福这些亿万富豪一样,也有各自烦恼事。鲁冠球的是儿子鲁伟鼎如何树威于老臣,子承父业;楼忠福的是如何平衡几个孩子的关系,选出最具禀赋的一人,继承自己创建的“广厦帝国”。任正非不同,他需要清理掉那些可能对其儿女掌握权威产生阻碍的一切功臣,杯酒释兵权也好,蒸鹅杀徐达也好,只要有效,就会有行动。所以半年前盛传任正非10亿礼送孙亚芳“出境”,要为其子任平即位铺路。尽管后来这条消息被华为解释为一则谣言,一种谎言,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还是相信,这是迟早要发生的“华为大变局”。
  
 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,三十年来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变化,但任正非始终是弄潮儿向潮头立。在一个“成败论英雄”的时代里,他非但是英雄,领袖,还是一个神秘人。但我知道,包裹在华为中的那个不是真正的任正非,总有一天光环隐去,他还原成一个一般的小老头儿的时候,人们会看到他的真容。

转载请注明:鸟儿博客 » 瞧,任正非这个人

游客
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
取消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